隐情

独行的人,总能走得更快更远。

Loklok:

倒计时一天!

喜欢你快一年啦 希望能陪你一直走下去;)

【补了有名字的在P2】

微博晚点发口牙

三哥对不起发现把你画太白了又叠了层肤色


【原创】我的老爸是明星?

1.什么,亲爸?
我是空气:你好
独角:你好
我是空气:请问你是主吗?
独角:是的,贝?
我是空气:是的,我想要一个管教型主
独角:可以过几天见个面,聊聊
我是空气:好,30号可以吗?
独角:可以,上午一点发呆咖啡厅见。姓林,35岁。
我是空气:好的,我也姓林,13岁。
独角:知道了,再见
我是空气:再见。林恒关了电脑,从椅子上下来,把自己摔到床上。林恒今年初一,寄宿在一个他妈妈的哥哥的朋友的家里,是和他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一个家。母亲从把他生下来就把天扔到了外婆家,自己的父亲呢,更是连名字都不知道。外婆对他很好,后来外婆去世了,他就住到了舅舅家,舅舅很喜欢他对他也很好,可是舅妈和表弟却并不喜欢他,到最后舅舅没有办法又把他送了朋友家,每个月给朋友抚养费。没有任何人的关心与爱护,只有应该付的责任。让从小没有爱的林恒,喜欢上了SP,但因为胆子小还没有实践过,一直都是仅限于看视频和看文上面了。
-----------第二天----------
校长在台上讲着陈旧的发言,台下的同学们昏昏欲睡。好不容易终于讲完了,林恒慢慢悠悠地走着,“小恒子!”听到自己同桌秦因梦的呼唤,林恒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头两个大“你能不给我起外号吗?”“不能,你的名字多适合叫这个外号。”“我也真是败给你了!”林恒听了真不着边际的回话都后悔认识秦因梦了!大步流星地回了班级。坐到自己的座位一倒头就趴在桌子上睡觉。不过可惜,怎么睡都睡不着。为什么呢?——“我帆真的太帅了!”“就是,你们看颜王的微博了没?新电影上映了!””我看了!颜王的气势爆棚!”“颜王是谁?”一直听同桌和一群女生花痴的话,忍不住问了句。仅仅一句话,却招来了自己同桌和一群女生的鄙视。“颜王林帆你都不知道,他可是红了多少年的呀!人长得帅、唱歌好好听,还有自己的公司,你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!”林恒的一句话就把秦因梦气的要死。本来想看看周围的座位上的同学,不过这全班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是什么意思?算了,人各有志,他林恒是除了圈子里的事什么都不关心。
受了全班人民鄙视的林恒准备出去和别的同学打打球。可还没走出班就被老班抓了出来。林恒的班主任白景是一个和同学很能玩成兄弟,但是你要是犯了班规那就一秒变了“泰坦”的女人。看到班主任林恒立刻在大脑里搜索自己今天哪里惹到了她。可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自己和她才见了几面。可还想起,白景就把他往校长办公室拉。“白老师,白老师你把带到校长办公室干什么?”林恒看到校长办公室紧张地问。白景看都不看林恒,边敲门边说“见你亲爸。”林恒惊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,办公室的门就开了。
开门的是一名男子。修长的身形,一身名牌休闲装,纯粹的黑色碎发被风吹的有些许凌乱,却依旧不减他通身的贵族气质。他原本淡漠的脸上对着林恒绽开一个笑脸说到“你好,林恒,我的儿子,我是你的亲生父亲,林帆。”“额。等等,这位大叔,你说什么?这不可能!你别吓我!”你疯了吧!此时的林恒已经很不理智了,但仅存的理智还是让他十分明智的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。“我真的是你的亲生父亲,这件事我回家回给你解释。”林帆没有办法又重复了一次让林恒觉得不可思议的话。“等等,哪个家?我有家!”林恒现在已经被这电视剧的狗血桥段给雷的外焦里嫩了。“你现在的监护人要移居海外了。你的舅舅白景腾一家在俩个月前就已经移居加拿大了。我现在是你的亲生父亲,我才是你的法定监护人。当然是回我的家我们的家。”林帆看着某个被雷到的小孩,十分无奈又异常坚定的说。
最后以林恒无奈的答应去林帆家为结局。

[琅琊榜][全员]琅琊监考杀神榜

PlatinumNoble:

帆过十洲:



LO主今天没吃药。




OOC。




黑遍琅琊榜。




老年组点这里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梅长苏:




梅老师笑起来的时候,万物寂静,刹那间冷汗就浸透了小抄。




这个时候再拿出来也没有什么用了,反正字已经洇透了/再见








穆霓凰:




你又不是梅老师,凭什么觉得穆老师会放过你?








萧景琰:




萧老师从来不懂得什么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他两只眼睛都瞪得很大。




所以你最好别尝试。








飞流:




明明他看起来还没有我大,为什么他就能监考,不服。




“苏哥哥,除了试卷,都撕掉!”




看着被蹲在桌子上的他撕碎的小抄,你,服了。








蔺晨:




如果你给的出蔺老师要的东西,蔺老师是有可能告诉你全部选择题答案的。




当然你给不出来的话他也会告诉你的,就是你可能得重修。




别问我怎么知道的。








蒙挚:




听说蒙老师是个武林高手。




我没机会见他教训流氓,但总之他视力确实特别好。








夏冬:




和蒙老师不同,大概在你开始准备小抄的时候,夏老师就知道了。








萧景睿:




这位萧老师人特别好,三观很正。




如果你没被发现也就算了,如果你被他发现了,大概除了处分之外还会收到一次爱的教育。




直教人痛哭流涕痛改前非。








言豫津:




虽然是他抓的你作弊,但是考完之后他还是会带你去螺市街散心的。




不过别太小瞧他,听说萧景睿老师的口才是他教出来的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没了(。


木子禾:

江左盟缘何富可敌国?
小飞流对甜瓜情深深几许?
智商从未上线的萌大铜铃,因何能推荐一个深得苏心的宅院?
谁才是密道私会play得以横扫靖苏cp圈真正的神助攻?
欢迎走进——
#琅琊榜首背后的故事#第八弹!

被老宁催着勉强挣扎着翻了个小身
好像身体被掏空
向高产的wuli宁太学习!【洪亮地喊口号

向阳的霜:

白天,他是名利场中的名流贵族。
夜晚,他是声色场中的黑帮大佬。
双面双人,深不可测。
谁也不知道,他曾只是一个在上海街头的痞子混混。
他又是如何能一步一步踏入刀山火海,摇身一变成为掌握上海滩命脉之人?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脑洞有点大。写下来收一收。

琅琊榜网络原版飞流的段子(11-13)

11.萧景睿虽与他相交多日,但从未见过他这般咳法,顿时心慌,忙过来为他拍背,却是全无用处,拿手巾给他拭汗时,又觉得他额角滚烫,面颊却是冰凉,更是忙乱,扯着嗓子叫人去请大夫。连飞流也扑了过来,抱着梅长苏颤抖的身体,象被吓坏的孩子一样说不出话来,只会“啊,啊”地叫着。
  好半天,梅长苏才慢慢平静下来,将捂在嘴上的手帕稍稍移开,一团刺目的血痕一闪,便被他卷在了里面。萧景睿早就看见,心头一阵黯然,但却没有说破,只是在他耳边低声问道:“苏兄,荀先生的药,要吃一丸吗?”
  “不用。”梅长苏努气调整着自己的气息,朝飞流露出一个笑容,“我只是咳嗽嘛,飞流不怕,晚上飞流帮苏哥哥捶捶背就可以了……”
  “飞流捶背!”
  “对啊,有我们飞流捶背,苏哥哥什么事都不会有的……”




12.飞流走了过来,坐在他身边的小地毯上,将头靠上他的膝盖,摇了摇。
  梅长苏低头看看膝上那个黑发的脑袋,伸手轻轻揉了揉,轻声问道:“我们飞流怎么了?觉得寂寞了?”
  飞流仰起头,清澈透底地眼睛看着他,道:“不要伤心!”
  梅长苏稍稍有些怔住,半晌后,他露出一个柔和的微笑,“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想得入神罢了,并没有伤心的,飞流不用着急。”
  飞流摇了摇头,还是坚持道:“不要伤心!”
  那一瞬间,梅长苏觉得自己的整颗心突然酸软了一下,仿佛有些把持不住,只余一口荡悠悠忽明忽灭的气提在胸口,支撑着身体的行动和表情的控制。想要不伤心,其实是多么容易的事。只须寻一山水乐处,隐居休养,再得二三好友,时常盘桓,既无勾心斗角,也无阴谋背叛,缠绵旧疾能够痊愈,受人好意也不须辜负,于身于心何乐而不为?只可惜,那终究只能是个奢望,已背负上身的东西,无论怎样沉重怎样痛苦,都必须要咬牙背负到底。
  “飞流,你回廊州去好不好?”梅长苏抚着少年的头,低声问道。
  飞流的眼睛登时睁的大大的,猛地向前一扑,抱住了梅长苏的腰:“不要!”
  “我可以写封信给蔺晨哥哥,叫他以后不要再逗你,这样行吗?”
  “不要!”
  “可是飞流,”梅长苏的语调中带着一种难掩的怆然,“如果你留在我身边,你会眼看着我越变越坏,到时候……就连飞流也会变得伤心起来……”
  “飞流这样,”少年将脸紧紧贴在梅长苏的膝上,“不会伤心!”
  “这样就够了么?”梅长苏长长地叹息了一声,“只要能留在我身边,靠着我的膝盖休息,你就可以很快乐吗?”
  “飞流快乐!”
  梅长苏轻轻捧起飞流的脸,用指尖慢慢抚弄着他的额角,神色更显忧伤:“好……既然这样,那我最起码应该可以保住你的快乐……飞流,你要记住,无论将来发生什么,你都不要害怕,因为永远都会有人照顾你的,你永远都会是我……最快乐的那个孩子……”
  飞流眨着眼睛,听不太明白这些话里面的意思,但却能感受到话中温暖的善意,所以他在那张还不习惯出现笑容的冰冷的脸上,学着梅长苏的样子扯出了一丝微笑,尽管那生硬拉动嘴角的样子还有些古怪,可已经是他表达自己情绪的一个难得的表情了。
  “我们飞流真可爱,等以后回廊州,也笑一个给蔺晨哥哥看好不好?”
  “不好!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他坏!”
  “你这么讨厌蔺晨哥哥啊,”梅长苏轻柔无声的笑着,将飞流搂进怀里,缓缓摇动,“还是你好……我要是能象你这么无忧无虑,能象你这么快乐就好了……”
  飞流挣开他的怀抱,坐直了身子,认真地道:“可以!”
  梅长苏温柔地看着他:“真的可以吗?”
  “可以!”飞流重复了一遍,起身拖了一只高凳过来,自己坐上去,再把梅长苏拉到地毯上坐下,搬住他的头放到了自己的膝盖上:“象飞流一样!苏哥哥也可以!”
  梅长苏觉得眼角有些润润的湿,靠着飞流的膝,感觉到他的手指穿进自己的的发间,轻轻地揉啊揉啊,把他最纯粹的爱与依赖揉进了自己的体内。
  “还是我们飞流聪明,”梅长苏紧紧地闭上了眼睛,喃喃地道,“原来苏哥哥也可以这样……”
  “可以!”飞流再次努力地想要微笑,同时晃动着自己的的膝盖,慢慢地哼出一段舒缓的曲调。
  “这首歌,飞流也学会了?”
  “学会!飞流唱歌!”
  梅长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试着放松了全身每一条肌肉纤维,一股倦意漫过心头。
  “睡觉!”飞流道。
  “飞流困了,想睡觉了吗?”
  “不是!苏哥哥睡觉!飞流打坏人!”
  梅长苏一怔之下,立即理解了飞流的意思,眉头不由一跳:“有人进来雪庐了?”
  “嗯!”飞流点头,“在外面!大叔!飞流去打他!”
  梅长苏这才松了一口气,扶住飞流的胳膊站了起来,对着窗外道:“蒙大哥,请进。”
  他的话音刚落,一道身影便一闪而进,明明是健硕的体形,行动却快捷如鬼魅一般。
  “大叔是苏哥哥的客人,我们飞流不打,先去睡觉好不好?”梅长苏哄着少年进了内室,蒙挚也跟在后面一起进来。等飞流听话地躺到了自己的床上闭目睡觉后,两个年长的人才在屋子中间的圆桌旁落座。




13.蒙挚应诺着站起身来,刚向外迈出步子,又不舍地停住,转回头凝望着梅长苏,目中无惜疼惜,心里却又明白自己能做的事情实在有限,胸中一阵阵难过压抑不住,想也不想地伸出手臂,重重地抱了他一下。
  床帐微动,飞流闪电般射出,立掌为刃,直向蒙挚咽喉处切去,被他退步避开后,立即扭身翻起,连珠般又攻出狠辣的几招。
  “飞流!”梅长苏急忙从中拉阻,“大叔是向我道别,不是在欺负我,飞流不生气哦……”
  “飞流不许!”少年冰寒面容上散发着怒气。
  “好好好,以后不这样了。”梅长苏歉意地向蒙挚一笑,“对不起了蒙大哥,我家飞流一向都是这样的。”
  “没关系,这孩子如此维护你,我还很高兴呢。”蒙挚朝飞流露出善意的笑容,“你要好好保护他哦。”
  飞流不理他,仍是牢牢地守在他的苏哥哥旁边,一步也不动。
  “那我先走了,”蒙挚又深深地望了梅长苏一眼,低声道,“小殊,你要保重身体,千万不许出事,知道吗?”
  梅长苏眼眶一热,忙忍了下去,无言地点了点头。
  飞流瞪着蒙挚,虽然还是没什么表情,但从眼睛里能明显地看出来他很不耐烦,等蒙挚飘然跃过窗台消失后,他立即就去把窗户紧紧关住。
  “怎么?我们飞流不喜欢大叔?”梅长苏柔声逗着他。
  “不喜欢!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飞流打不过!”
  “没关系,”梅长苏揉着他的头发,“我们飞流还小呢,等你长到大叔这个年纪时,就一定能打得过了。”
  飞流面容未变,但眸中立即流露出欢喜之色。梅长苏牵住他的手,亲自送他到床上躺下,为他盖好被子,轻轻地哼着软软的歌谣,一直到他安静地闭上眼睛后,才悄悄离开,自行就寝。